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万人迷和我契约婚姻 > 第14章 第十四章

第14章 第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一众少男少女的注视下,莫不清从善如流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桃桃姐姐,我最喜欢她啦。”

“哦哦哦——”众人起哄,其中有人拔高音量说:“你这是作弊,他问的是喜欢谁,不是朋友的喜欢。”

“不该起哄的别起哄,”她乖戾地龇牙,目露凶光。

接着兴致缺缺地说:“不好玩,我不玩了,你们自个儿玩去吧。”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至我的身旁,挽起我的胳膊,瞬间又变一张脸:“走,我们去隔壁唱歌。”

轻快的嗓音哪还有一点刚才被惹毛的样子。

“可别叫上你的未婚夫啊,我跟他可不对付。”

她刻意的拔高音量,分明就是有意让某人听到。

这时候她应该已经对勉瑛茂有好感了吧?

年少时的喜欢,羞于启齿,倾向于梗着脖子假装不在意,说一些惹人注意的话。

她这个表现,简直不要太好懂。

脑中想得有些走神,脚下突然感受到一阵剧烈摇晃。

回神一看,似乎是船只遇到海浪,惹得整个船身像摆锤一样晃动。

莫不清松开我胳膊,捂着脑袋蹲下身,和众人一同发出失衡的惊恐叫声。

我站的位置周围没有手扶的地方,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倒向一边。

眼看自己就要跌向同样斜倒过来的椅子,身体已经条件反射作出回应,强行扭身三步两跳蹬开它,借势让它再撞开另一侧滑行而来的万向轮矮椅。

蹬飞的椅子,十分惊险的从莫不清身边擦过,她瞠目结舌地看它撞开即将飞向她的滑轮矮椅,随后将目光锁定在我身上。

她的眼里含着我看不懂的情绪,但我意识到她在审视我刚才的行为。

危机之下,我顾不得那么多,移开和她对视的目光,冲着众人大喊一声:

“抓牢身边能抓住的东西,都别跑动,不要慌。”

四散在周围的滑轮椅,正随着重力游向四面八方,一些毫无防备的人,躲闪不及撞倒在地。

我尽最快的速度跑向临门口的操控台,这些椅子可以通过操控台的指令,激活椅脚芯片,从而引导它们自动规整到一块角落。

这个世界的科技相较于我的世界要更为超前一些,我记得小说中男主海事遇难,他身边身手较好的拥护团一员,就是通过这个方法让船上的大件重物和小件配件固定回统一位置。

“小心。”

莫不清急切的声音传来,我下意识抬头看,上方置物区的木箱摇摇欲坠。

千钧一发之际,我被人用力拉扯,两人瞬时间滚做一团,我的体格太小,那人又抱得死紧,一时让我无法挣开。

待身形稳定,我抬头看向对方,原来是勉瑛茂。

他第一时间抓住承重柱,稳住身形,在他的保护下,有惊无险地躲开了那砸下来的箱子。

可是不巧的是,摇晃的船舱开始向另一侧倾斜,砸在地上碎裂的木块和里面填充用的泡沫粒子四散开来,那些滑行的椅子也再次游移回来。

地面上一片混乱,我留意到莫不清正在朝我这边过来,她在稳住身形的过程中,不小心踩上那些白色的泡沫粒子,一个脚滑摔在地上,还被飞过来的椅子撞到脑袋。

惊慌失措的呼喊声不绝于耳,这些年轻的少男少女们自顾不暇,没人能伸出手拉她一把。

那不久前追问莫不清喜欢谁的男生,明明离莫不清不远,但他慌乱下也只急着保护自己,抓着固定在地面上的钢琴脚死死不放。

“别动,危险。”

勉瑛茂紧紧环住我的腰,阻止我下意识要过去帮忙的身体。

我挣扎几下,十分气馁的意识到,又一次,这副身体的体能素质归零,根本没有我原本身体的力量、爆发力,远不及我真正的实力。

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受伤昏厥的莫不清再次受创,只好忍耐下心头的焦急,冷静道:“去那边,要快点去那边把开关打开,这些椅子再这样下去会很危险。”

“不行,现在船晃得厉害,根本走不稳,而且地上这些颗粒踩上脚会打滑,太冒险了。”

他快速地否定掉我的提议,我刚想反驳让我试试,他抢先道:“不过还有个办法,这些椅子的归纳可以通过那边的总闸重启处理。”

我随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在离我们四五米左右距离的墙面上,有一排带着显示屏的触控开关。

但是那墙附近没有任何着力点,除了中间横在上方,两米左右高,用来挂数字时钟的铁状横杠。

“你等下抱紧这根柱子,我去试一试。”

他的提议我瞬间秒懂,但那样的操作过于极限,按照现在游轮摆动的方向,假设等下可以倾斜向总闸那边的方向,他必须借力在几秒之间重启开关,再用更快的速度逆着重力奔跑,抓住上方两三米距离外的横杠,避免随着失重跌倒。

现在游轮晃动的幅度正在加大,我几乎有种它快垂直的感受。

如果再这样下去,船就要翻了!

我感到一阵心悸。

什么小说剧情、游戏剧情,都无法让我有预料未来走向而高高挂起的自信心。

这根本不是什么可以随意糊弄的情况,我已然入局,成为其中的参与者,而不是什么上帝视角隔着文字的旁观者。

就算勉瑛茂是被这个世界偏爱的主角,有他在场,我也无法百分百笃定,眼前的场景是否真的会走向有惊无险的结局。

毕竟游戏剧情对我来说是未知的,男主病亡、被杀之类这样死亡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啊!

越来越多的人失去平衡,像煮开的沸水里,一筷子拨弄的肉饺子一样,人群混乱地滚来滚去,尖叫声不绝于耳。

船外的窗户已如午夜漆黑一片,这灾难的场景中,剧烈跳动的心跳声、呼吸声,愈发清晰。

所幸,没有翻船。它在斜到某个角度后骤然静止一瞬,紧接着,再度往另一个方向极速歪身。

“抓紧了!”

勉瑛茂将我推到承重柱上,如离弦的箭飞了出去。

他的肌肉爆发出极大的潜力,在短短的时间里冲刺,目标明确地找到总开关重启。

这个年纪的他,体格颀长但并不健硕,在他转回身的瞬间,我却感受到充满压迫性又魅力十足的男子气概。

就像第一次穿越,被追债时他初次登场。

我感觉到他,整个人在闪闪发光。

四周部分电器逐一关闭,室内的灯则瞬息熄灭。

我的眼前出现短暂的失明。

夜盲症让我看不到任何物品,我只剩下其他四感来感知周遭。

原主身体的这个病开始发作,我本就紧张跳动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捏了一把,痛得我瞬间有些喘不上气。

这不禁让我失神,下意识闭眼弯腰,捏起胸口的衣服。

“别怕。”

耳边传来的声音像是隔着一堵水墙,我的头被按在温热起伏的胸口。

是勉瑛茂的气味,他喘的气很急。

靠着他的身体,我的情绪奇异的缓和下来。

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回到我的身边。

或许有对这个世界男主没来由的信任,这让我从紧急情况中寻求到一丝可靠的慰藉。

视线里出现微弱的光芒,我转动脑袋,看到头顶那些灯光正在逐一打开,电器也纷纷亮起指示灯,而那些游移的椅子则避开人群,像智能机器人一样逐渐往同一块区域移动。

事情好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公共广播突然响起几声电流声。

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句不成句,还时常伴着刺耳的杂音。

断断续续的,还是能听出里头的播报员,正在努力通过公共频道播报当前的情况,试图安抚游客们的情绪。

海上天气变化多端,异变是难测的。

不巧赶上风暴眼,它穿过我们航行的路线卷起一堵水墙,让沉重巨大如海兽的游轮,犹如浮萍随波涛飘摇。

船身的晃动幅度逐渐变小,但外边的情况依然凶险。

目前游轮还没有开出风暴眼,广播中的女声正在通知游客往每层楼的逃生舱集合,并告知大家尽快穿戴救生衣。

播报的声音刚结束第一遍,听着正要重复第二遍,还没响几个字,通知戛然而止。

房间落入一片恐怖的静默之中,哭泣、慌乱的脚步声存在感渐强,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又一次我陷入一片漆黑之中,在这漆黑的环境里,我却能清晰的看到勉瑛茂身上的光环。

这一刻我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那点生理上本应该对黑暗的恐惧,居然一点也没生出来。

只是我依然跟瞎眼没什么两样,我只能看到它们存在感十足的帮我定位勉瑛茂的位置,却不能借助那些光辨别周围有什么东西。

想必这是只有我能看到的光,这独特的认知让我心绪复杂。

“跟我走。”

他一手牵着我,一手环住我的肩头,不容置喙地推着我往某个方向移动。

那扇电子门由于停电,只能通过蛮力破开,勉瑛茂由于不放心我没有加入。

好在年轻人精力旺盛,没一会我就听见一声巨响,呼啦啦一群人向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勉瑛茂紧跟在后面,护着我往前走,我的脑中突然闪现刚才莫不清昏厥的一幕,下意识说:“莫不清呢?”

事发突然,我手里的手机早就不知道甩哪儿去了,一时没有东西可以用作照明。

由于外边也同样停电,我依然无法看清任何物体,摸索间我随手抓住什么东西,停下脚步,说:

“帮帮她吧,我在这里等……”

“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

他毫不犹豫打断我的请求,没了视觉,我听出他话里的不耐和隐忍,“万一等下风浪又大,我没有办法及时护住你。”

他的回应合情合理,我的情况也确实不妙。

个人在没能力的情况下,还这么要求关心自己的人去救别人,属实有点荒唐,但我实在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我会摸索往前走的,这面墙上的扶手肯定能引导我去救生舱,你快点回去抱她出来跟我汇合。”

我没什么底气的提议,潜意识里还是有对男主逢凶化吉的信任。

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身上的白光渐弱,出现我看到过的黑雾,明明一片漆黑,我却能清楚地辨认出黑雾的形状。

不是用视力,而是一种很玄的感觉。

我伸手抓一把,它们逃似的从我指尖溜走,和之前勉瑛茂生病时看到的,一模一样。

想来,他是生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