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倾斜三角 > 第14章 14

第14章 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群里的学生会后辈办事效率很高。

池霭从学校抵达小区门口时,何颜生的微信号码已经私发到了她的聊天框中。

池霭对后辈道了声感谢,又得到对方附赠的一张有关何颜生的照片。

因要下车,池霭来不及细看。

她收起手机,再次检查一遍随身携带的物品有无遗漏,然后跟方知悟道别。

“阿悟,谢谢你愿意送我回家。”

方知悟道:“不客气,你们学校的桌子我睡得挺舒服的。”

池霭抱着书下了柯尼塞格,走进小区,迎头撞见刚从地下车库上来的池旸。

相互对视一眼,池旸微微侧头,立刻看到了停在马路边沿尚未开走的拉风跑车。

他没有过去和方知悟打招呼的念头,转过身体和池霭并肩而行。

两个人无言走了一段路程,待到跑车的引擎声在耳边轰鸣着远离,池旸才问道:“霭霭,怎么会是方知悟送你回来?”

尽管池霭出门时给他发了微信,说自己要回趟学校。

但池旸怎么也没猜到,她竟然会跟方知悟一起。

池霭温声细语同他说明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要陪同方知悟参加文夫人在英华大酒店举办的慈善晚宴,两个人去往方家的专用裁缝铺定制礼服的事情。

池旸却没有被这个理由说服,只道:“我又不是不清楚方知悟是个什么样的人,出了裁缝铺他能顺道送你去学校已经算仁至义尽,怎么可能会有耐心等你忙完再送你回家?”

池霭道:“这是我跟他好好沟通过后的结果。”

这话说得颇为模棱两可,显然池霭不想再深究方知悟的话题。

池旸静默几秒,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不会真的对他动了感情吧?”

池霭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唇角勾起忍俊不禁的弧度:“哥哥,四年之前我就跟你表明过我的态度,这所有的事情对我来说都只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她笑语淡淡,瞳孔也莹润柔和,只是说出口的话冷静到了漠然的地步。

不等池旸回应,池霭又说:“方知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虽然他长得足够好看,但恩爱的伴侣都有移情别恋的可能,性格不合的人,时间一长更会走到相看两厌的地步。”

根据面相来看,池霭还很年轻。

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刚刚走上社会,对待人生、未来以及爱情,应当有许多的憧憬。

可池旸听着池霭说的话,看向她的眼睛,只接触到一片深沉的清醒与冰冷。

池霭失去母亲时还太小,年仅十岁,不比十六岁的池旸已经拥有了部分成年人的忍耐和坚韧,她整日以泪洗面,哪怕过去了很久也走不出失去母亲的阴影。

在她最需要另一位家人的安慰的时候,他们的父亲池之轩开始跟曾经的学生暧昧。

起初那个女人只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到他们家里做客,后来则变成了以女主人自居——自己父母看起来花团锦簇的感情尚且如此脆弱,池霭又如何相信自己能够拥有幸福的结局。

池旸清楚池霭的心结,更了解她看似圆融的外表之下执拗冷硬的心肠。

她会这么说,就代表从来没有对方知悟动过心。

池旸想,自己应该是高兴的,毕竟他的初衷就是希望池霭远离方家人。

但池霭罕有情绪的眼神再次在脑海闪现,池旸却突然感觉到滞涩和心疼。

……

池霭定论完毕对于方知悟的感情后,两个人不约而同聊起了别的。

他们保持闲庭信步的速度,就这样一路闲谈着返回家中。

池旸放下公文包,将桌上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菜肴再次拿到厨房加热。

池霭惦记着安德烈导演自传的事情,回到了二楼的房间。

蹬掉拖鞋,她身体朝下趴在床上,望着何颜生的微信账号和照片,思考着如何开场。

照片上的青年黑镜框占据了半张脸孔,老实本分的长相。

倒是一副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模样。

池霭在备注里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点下请求发送键。

像是提前预知到了此刻会有人添加自己的好友,何颜生通过的速度很快。

雪白的左侧信息条里显示着他一板一眼的问候:【池霭学姐,你好。】

池霭客气打字:【不好意思学弟,未经允许从别人那里要到了你的联系方式。】

何颜生发了个系统自带的没关系表情包,问道:【学姐找我有什么事呢?】

池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理由,发送给他:【是这样的,我目前在一家广告公司实习,我们小组每周会开展一次行业名人作品案例的主题分享,下礼拜的人选正好排到了安德烈·卡佩导演,所以我想问问学弟你方不方便先把自传借给我看看?】

这次何颜生不再秒回。

池霭见对方的状态维持在“正在输入状态”足有七八分钟,过了会儿界面上显示出长长一行字:【实在不好意思,学姐,如果书在我手里我肯定给你直接送货到家,但这本书是一个朋友拜托我去借的,书拿到手我就直接给了他,我也不清楚他要用到什么时候。】

看着对方委婉的拒绝,池霭没有放弃,尝试问道:【那能不能麻烦学弟你帮我跟你朋友说说?这次的主题分享组长交给我负责,第一次执行独立工作,我想做得尽善尽美一些。】

【或者你要是实在不方便开口的话,能否把你朋友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去沟通看看。】

池霭的话叫何颜生不好二次回绝。

他道:【那我先去问问看吧。】

池霭道:【学弟,太谢谢你了!不管这件事能不能成,我都欠你个人情。】

何颜生连忙回复本来就是举手之劳,谈不上人情。

倒是如果帮不上池霭的忙,他会感到不好意思。

池霭回了个笑脸,那头何颜生的状态再也没有改变。

直到池旸在楼下喊吃饭,池霭吃完了上来,他才慢吞吞地发了串眼熟的账号过来,并留言;【这是我朋友的微信号码,他说学姐你可以直接与他联系。】

池霭复制进搜索栏一看。

是祁言礼。

……

兜兜转转,又是祁言礼。

似乎从进入卓际开始,自己就和这个名字脱离不开关系。

池霭点进祁言礼的朋友圈。

对方只有简单的三条图文内容,两条跟花有关,一张是猫咪的大头照。

实在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年纪轻轻身居家族公司高位的总裁。

池霭脑子里的雷达发起警示的信号。

她直觉这一切不会是巧合,更像是一场人为的预谋。

从餐桌下的蹭脚,到真心话大冒险时的“我也一样”。

还有背着方知悟的私下相见,那只西装口袋里掏出的私人手机。

池霭和祁言礼都有方知悟的好友,她上次对佩尔朱克的评论也是一次试探,倘若祁言礼用的是方知悟也在列表的微信账号,那么方知悟一定知道他们私下有了来往。

事实证明,祁言礼对池霭的步步靠近,都瞒住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道仅仅是看上了好朋友的未婚妻?

池霭探究的目光凝在祁言礼的微信头像之上。

尽管察觉到对方的算计,她还是毅然跳进了陷阱中。

披上覆在言语神态间十多年的假面,仿佛一无所知般打开与祁言礼的聊天界面,带着讶然和感叹,道:【好巧啊言礼,学弟的朋友竟然是你。】

-

半小时后。

小区附近的咖啡馆。

池霭又一次坐在了这位自己未婚夫好友的对面。

祁言礼来的比她更早些,封面上印着安德烈导演半身像的自传静静放在他的手边。

“要喝什么咖啡?”

不着急进入主题,祁言礼笑着将手中的菜单递给池霭。

池霭却摆了摆手拒绝:“我过了傍晚不喝咖啡,晚上容易睡不着。”

又转头对旁边的服务生道,“给我杯加糖的热牛奶就好。”

祁言礼默默将这条新得到的池霭的生活习惯记在心间,等服务生离开他们身旁,才温言说起:“听颜生说,你们公司开主题分享会要用到安德烈导演的传记。”

在何颜生没有向自己发送微信账号前,池霭不会想到这件事会跟祁言礼有关。

她找的理由何颜生不知道真假,但作为卓际大客户的祁言礼一打听就能知晓。

于是池霭诚实摇头:“那是我编的借口。”

“理由不重要,书却很重要,对吗?”祁言礼做出凝神倾听的姿势,“不妨对我说说真正的理由,如果真的十分要紧,我会借给你。”

真正的理由,其实池霭是不愿意说的。

然而考虑到祁言礼和方知悟的关系,哪怕自己请求,说不定方知悟也还是会将文夫人的慈善晚会,以及安德烈导演受邀到场的事情透露出去。

池霭意识里缩小的真实自己苦恼地叹了口气。

最后她决定据实以告,将陆柯那里得到的消息说给了祁言礼听。

祁言礼听完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自他的神态间,池霭可以看出,他应当提前掌握了这个先机。

这也不奇怪,陆柯的家世远远比不上方知悟和祁言礼。

他能收到的消息,从事过这个行业的祁言礼只要稍稍关注,只会更早得知。

祁言礼望着池霭,说道:“其实你有这份心,无论是告诉你的组长,还是直接告诉卓子琛,他们都会不遗余力地帮你,何必自己费这么大劲求人借书。”

他说的话池霭在得知书被借走时就想过,直接汇报给公司能够得到的力量肯定更大。

不过她还是说道:“我是渴望作为公司的一员,参与到安德烈导演的广告拍摄制作中去,但在私人方面,我并不想出太大的风头,导致整个公司对我瞩目。”

祁言礼的笑意加深,视线中毫不遮掩地散发出对池霭的欣赏。

他将手边的自传轻轻推了过去,在对方即将触碰到之际,神色自若地说道:“池霭,这本书我可以借给你,我的手头上还有一些安德烈导演年轻时没有公开的拍摄作品,可以供你研究——不过看在我帮了你忙的份上,你能不能陪我去做一件事?”

看着池霭若有所思的眼神,他又镇定补充一句:“当然,这不是等价交换,不管你同不同意陪我,我都不会临时反悔,把书收回去。”

池霭用指腹摩挲着自传封面上安德烈导演淡金色的卷发,理智仿佛自浑然一体的灵魂中分割出去,浮荡在半空冷漠地审视着木桌对面的青年,接着发出果然如此的浅淡嘲音。

果然他这样步步为营,背后怀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然而池霭还是颔首应承了下来。

她很想看看祁言礼费尽心思安排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想让自己陪着去做的事情,又会是什么——与其被动地揣测,她更喜欢深入事物的真相。

得到池霭的回应,祁言礼的面孔展露出几分显而易见的期待和欢喜。

他向她约定道:“那就下个星期三的中午十二点,我来接你。”

“你要我陪你做的事,午休期间能够做完吗?”

听到时间不是下班后,也不是双休日,池霭拧起眉峰,“要是做不完的话,不如换个时间,我是刚进公司的实习生,没什么要紧事,不好随意请假。”

“你对待工作还挺认真。”

面对池霭在某些方面的原则和坚持,祁言礼无奈微笑道,“你放心,我会把事情安排好,不会让你特地为我请假,也不会让别的同事发现你在旷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4-02-11 11:08:44~2024-02-12 10:52: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8512049、6878829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雨愛薄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