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斋主今天飞升了吗 > 第77章 77

第77章 7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行人找了时念这么久,终于在坞城发现线索,禁术指引后,严冽立刻前往坞城。

时斋不可无人镇守,池树留下来,看着连音带着衡越罗昆神合力,强启凝钟,撕开一道时空缝隙。

“我们加在一起,最多只能维持四个小时,无论找不找得到师父,都请严队长一定回来。”

连音知晓严冽的心思,她不说其他,“严队长,时斋之危并未完全解除。”

严冽看着那道闪着异样光芒的时空缝隙,点头。

“快走吧,”池树催促,“时斋我守着,尉迟府有我妹妹,你放心去。”

进入时空缝隙并不是难事,难就难在,他走在坞城路上,没有目的地。

将桑陵翻一遍,整个安界局全部出动,搜索了整整三天。更别说,坞城有六个桑陵这么大。

严冽吃不下东西,拿手机登录坞城的寻人启事网页,找了一圈,没有一个符合时念。

他坐在路边,手中夹着一支未点燃的烟,看着带着孩子的妈妈进了超市,又大包小包地出来,一起跑向等候已久的爸爸;还有挽着手的小情侣,喝个奶茶都这么甜蜜。

三个多月,就算时念曾在这里遗失过什么东西,也早已消失。

严冽将那支烟折断,随手丢进垃圾桶,走到无人巷子,结阵找人。

可这阵法无论怎么结,都在升上天空时慢慢消散。

天已经全黑了。

这是他来到坞城的第一个小时。

生命变成了可视化的倒计时,心就如放在火上炙烤的痛。

还剩三个小时。

时念现在如何,严冽完全不知,他想到最坏的结果,但石碑上的名字依旧亮着,算是对他最大的慰藉。

严冽在这条街上又游荡半个小时,拿出一根新的烟点燃,咬在嘴里,轻轻吐出一口烟雾。

路上没有行人,他站在昏黄路灯下,烟雾缭绕。

今天是晴天,万里无云。严冽突出口中的烟,顿觉不对。

抬头看去,整个坞城的水雾和烟雾慢慢被吸起,在空中凝聚成漩涡状的云。

掐灭手里的烟,四下无人,严冽捏了个诀,站在云层上空,再次俯瞰整个坞城,还是没能看到时念身上的灵力指引。

但下方的云层开始向东边移动,严冽顺着方向看去,那是离坞城很远的村庄,而在村庄的山上,有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涌动。

这力量比时念身上的神力要柔软得多,带着股韧劲,随空气向上流动。

严冽曾在时斋书楼里将所有的书通读,山上这阵法更像是向天借力的仙族之术。

按说严冽本不该参与这种开坛做法的人间之事,但他认出,这是和时念交好的修仙流派。

既如此,帮一帮也无碍。

严冽抬手,加注灵力。

下方祭坛光亮渐起,严冽生怕这灵力惊扰周围人族,好心地在周围设置一道阵法,遮蔽外界视线。

可下一秒,严冽就被那团乌云追上,从脚踝处被什么东西一扯,高速从空中坠落!

人在半空中,才看清这凝聚成形的乌云。

这是……天谴!

严冽捏诀,稳稳落地。他抬眼看着那片乌云,竟微微笑了笑。

天谴不是随便能招来的祸事,一旦出现,必是所做之事有悖于天命。

严冽隐隐觉得,这事跟时念有关联。

乌云飘得飞快,严冽只能眼睁睁看它远去,捏诀无法行动一步。

刚才坠下时,被这团乌云干扰了周身灵力。

天命不让他插手此事!

严冽看了眼手表,又过了四十分钟。

他在路边拦了辆车,指了个方向,又将随身带的钱全给了这摩托小哥,一起消失在夜色中。

行在路上便已下了雨,到达目的地后,严冽把头盔还给小哥,徒步走进这个小村庄。

奇怪了,离这么近,他还是感应不到时念的气息。

雨越来下越大,严冽现在可以动用灵力,一家一户找过去。其他倒还好说,就是一个躺在床上的阿姨,似是很不舒服,严冽在窗口盯了一会儿,选择离开。

他不能插手人类的命运。

当务之急,是找到时念。

而他不知道的是,只是离开的瞬间,有人推门而入,小声喊了句“芳姨”。

严冽将村子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时念的踪迹,转念一想,他捏诀,寻找身边所有的灵气携带者,很快,找到了那个作法的修仙人。

“神友,”他朝严冽作揖,“可是来寻斋主的吗?”

严冽诧异:“你认得我?”

“不认得,但神友身上气息与斋主很像。”

“斋主?”

恭泯微微笑,后退一步,警惕道:“无事,我说的是——站住。”

……

严冽费了好大力气,才让恭泯相信自己绝对不是找时念寻仇。严冽细细讲寻找过程说出,恭泯听得认真,不知在思索些什么,说完,严冽看了眼手表:“我只有半个小时了。”

恭泯沉默了下:“我原本是想借力送斋主恢复灵力,可惜失败了。她如果想回家,只能靠你。”恭泯给他指了条明路,“进村子的第五户人家,就是斋主住所。”

严冽:“多谢。”

说来也怪,严冽在这片地方转悠这么久,直至这时,才感受到时念微弱的气息。

雨越下越大,严冽快速移动在村庄里,再也顾不上什么人族看得见看不见,他只剩十分钟,必须要把时念带回去。

到了这户人家才发现,满床都是血,伏灵师五感高于常人,他闻出两种血的混合味道,一种是普通人族的血腥气,还有一种……是时念!

能让时念用血救的人,一定对她很重要,严冽穿墙而入,为她注了些灵力。

不知是不是这丝灵力的作用,严冽竟感受到了时念的位置。

只是一个眨眼,他就出现在旷野之中,而不远处站着的人,正是他心心念念找了许久的神族。

她看起来很疲惫,浑身沾着湿润的泥,头发糊成一团,紧紧贴在脸上。

雨停了,她仰着头,看着满天未散尽的乌云,不知道在笑什么。

笑完了,人也倒了。

严冽立刻过去接住她。

时念瘦了一圈,她倒在严冽怀里,愣了几秒,随后闭上眼睛,说自己在做梦。

梦境还是现实,醒来自见分晓。

-

时念醒醒睡睡,对时间根本没有概念,只是迷迷糊糊醒来时,口中喃喃念着“芳姨”,也不知道崔医生到了没有,有没有治好她。

她手心一直温热,还微微出了汗,稍微不舒服地动了动,就立刻被人攥紧。

眼皮太重,刚要醒来,又沉沉睡去。

等她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时斋房间的天花板,还有她挂在床帘上的风铃。

回来了?

时念头疼得厉害,好像受了伤。手还没碰上额头,就看见趴在床边的人。

双目对视,有一瞬间的难以置信。

严冽坐在床边脚踏上,见她醒来,扑到她身侧,膝盖磕在木质脚踏上的声音很响。

可他不觉得疼痛,喊道:“念念,念念,”严冽去摸她的脸,声音还在止不住地抖,“念念……念念……”

他喊个不停,时念抹去他的眼泪,轻声道:“你带我回来的?”

严冽覆在她肩上,大口大口呼吸。

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外面响起咳嗽声,严冽慢慢抬起头,任时念给他擦干眼泪,红着一双眼走到屏风后缓神去了。

严冽一走,门被推开,连音看见她师父靠在床上,“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冲过去一把抱住她:“师父!你去哪儿了呀!!”

时念还没完全恢复,拍拍她的肩:“就算是……历了个劫吧。”

她的视线落在后面的京珺身上,两人相视一笑,后者摇了摇手中令牌,走了。

——桑陵府有事要办。

喂时念吃了点东西,她终于能下地慢行,被严冽扶着坐在桌边,身上披着厚厚的外套,手指依旧冰凉。

“我失去了所有灵力。”她平静地叙述事实。

池树一拍桌子:“赵知行那个王八羔子干的?!”

时念诚实道:“我不知道。”

“但更大的可能是,世界和世界之间的保护机制。我被迫坠落到那个世界里,自身灵力强大,就会对那个世界带来威胁。”

连音说道:“有办法恢复吗?”

“目前没有。”

池树挠挠脑袋:“我先回去,和小影扒一扒家里的仓库,看看有没有什么用的上的宝贝。”

时念讶异:“三小姐回来了?”

“嗯,”池树现在不太想提这事,“你出事那天回来的,也多亏她守住尉迟府。”

见时念无事,连音也放了心,这段时间一直担心她,没心思去做别的事,现在总算结束,连音自然高兴。

她瞪了严冽一眼,甩手出去了。

把门带上,连音抬手,将时斋的冬季变成春天。

竹灵跑过去,小声喊道:“师父!我们不是要给小鱼养冬蜈蚣吗!春天怎么养呀?”

连音:“他重要还是我师父重要?把他那堆蜈蚣丢进地窖去,每天丢点吃的不死就行。”

对话声不大,但离得近,房间里听得清清楚楚,时念的手已经热了,她想从严冽手中抽出来,被他死死攥住。

严冽低着头,看她一双干到有纹的手,又是自责又是心疼,他沉声道:“以后,我不会离你太远。”

时念笑了笑,歪头去看他表情,却对上一双红着的眼。

“还没说呢,”时念站起来,把他抱住,感觉到他手臂揽住自己的腰,时念笑了笑,

“谢谢严队长,带我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