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我在七零年代嫁糙汉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再说另一边的赵小甜,传完信号后她没有立刻离开,确认万德录上套,奔着村西面去时,才抄近路赶过去。

脑子里闪过刚刚万德录猥琐的表情,心底阵阵发呕。

既然他喜欢野外,那就玩一把大的。

希望万德录脚程快些,同时希望赵国平争点气,他们要赶上热乎的世纪相遇才好。

村里的小寡妇和赵国平的事,她上辈子就知道。

那小寡妇很早男人就死了,娘家和婆家都同意她改嫁,但她死活不应,一直在婆家不走。

若是为了侍奉公婆,或者寻找庇护之地,好好过日子那也没什么可说的,可小寡妇是个爱男人的,凡是男人的帮助都不拒绝,想要勾搭她的男人更是来者不拒。

上辈子这件事爆发在三年后,小寡妇和夫家大伯颠鸾倒凤,被大伯娘捉个正着,闹得极大,小寡妇为了活命,私下里找赵国平,让他想办法帮她。

人已经跑远了,赵小甜收回思绪,小寡妇一直懂得趋利避害,不知道这次,她会不会因为万德录的富贵而赖上他呢?她很好奇。

万德录嘴里一边骂着骚货,一边小跑去找那个小木屋。

完全没想过这是别人算计的,他在这里做什么,可没人知道。再说那帕子一看就是赵小甜的手工活。

没想到外表贞洁烈女的赵小甜私下里这么会玩,他有点舍不得让她嫁给别人了。

村西边靠山,万德录不熟悉村里的路,倒是比赵小甜的脚程慢点。

等他找到小木屋的时候,赵小甜已经在一旁埋伏好了。

小木屋里面气氛正浓,完全想不到会面临不速之客。

万德录毕竟是有过老婆的人,一开始以为是女人在小木屋里□□,靠近后就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了。

这分明是狗男女...

随着一记闷棍,万德录不甘地昏了过去。

这是赵小甜第一次动手,脚底有些发软。

看见昏过去的男人,眼底的恨意再也掩藏不住,甚至想冲着他的头再来几次。

人昏倒在地的声音惊到了房内偷情的两人,小寡妇呜咽着让赵国平出去看看,赵国平哪管这些,只顾着自己快活。

赵小甜松了一口气,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她估量着位置,狠狠踢了一脚昏过去的男人,似乎想把上辈子的委屈都踢出去。

昏倒的男人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赵小甜吓得后退几步,不敢继续。

这处小木屋是以前孤寡老人住的,老人去世后,这里便闲置下来,周围只有几处茅草堆。

她原打算把赵国平也引出来胖揍一顿的,现在有了新的主意。

不一会儿,村里有人大声的,“着火啦!快出来救火!”

这个时间正好人还没睡熟,听见声音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好,拎着自家的水桶就往外跑。

等赵国平听见声音的时候,远处已经能看见影子了。

小寡妇趴在门口六神无主,“怎么办?四面都有人!”

赵国平低声咒骂一句,运气太差了,谁能想到门口的柴火堆着了。

被抓个现行是绝对不行的,他可不想娶小寡妇,苏月年轻漂亮,还是他的人,他犯不着捡别人剩下的。

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突然一顿,望向门口,拉着小寡妇地胳膊,“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穿衣服!还有,你看看那是不是有一个人?”

哪里是小寡妇不想穿衣服,分明是这冤家把她从被窝里偷出来的,哪有衣服给她穿!

救火的人越来越近,已经来不及多想,赵国平马上嘱咐道:“我和苏月要结婚了,你要是还想要好处,就说是外面那个醉汉要占你便宜,你明白吗?”

小寡妇不情愿,她这种身份要是被人发现了,唾沫星子不得淹死她,若是趁着这个机会嫁进赵家,至少不用干活了。

思考间,赵国平已经弯着腰从窗户跳出去,正巧看见窗户下面的木棍子,索性捡起来对着晕倒的醉汉就是一棒子,同时高喝道:“让你耍流氓!”

救火的人这会也到了,见只是两个茅草堆着火,松了一口气。

一个婶子借着朦胧的火光看清楚赵国平在拿着棒子打人,心底咯噔一下,“杀人啦!”

赵国平手一抖,差点吓得把棒子扔出去。

后面来的婶娘什么都没看清,只看见赵国平在前面,以为是他放的火,语气不善道:“赵家二小子啊,你怎么在这啊,苏月都揣上崽子了,你们结婚了吗?”

小寡妇刚想张口说赵国平欺负她,未料听见这事,哭腔生生转了一个弯,劈头盖脸往晕倒的万德录身上挠,“你这个天杀的,竟然欺负我!”

视线遇到万德录腕间的手表后,力气顿时小了许多,在旁人眼底,这就是偷情被抓个正着,此刻小打小闹挽尊呢!

在远处偷听的赵小甜弯了弯嘴角,和她预料的差不多。

赵国平已经让苏月怀孕了,这个节骨眼一定不能闹出桃色新闻,不然一个流氓罪跑不了,小寡妇不傻,她一定会利益最大化,从此赖上万德录。

万德录是那么好被算计的?当然不是。

他们的好日子在后头。

至于她,这件事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布袋和纸条已经成了火引子,连灰都找不到。

再说万德录也不敢说自己为什么来双板大队,赵国平更不敢承认他打算卖妹妹!

最遗憾的就是那一棒子没敲在万德录和赵国平的腿上!

趁着没人发现,赵小甜不敢多留。

趁着夜路摸到镇上还要几小时的时间,她刚好够用!

赵小甜弓着腰,驾轻就熟的往村头跑,没想到被人一把拽进了柴火堆旁,差点把她心脏吓出来。

“三姐别怕,是我!”赵小梨面色很是复杂,她没想到三姐一出手就直击要害。

赵小甜对赵小梨还是有些信任的,悄声道:“你没去走亲戚吗?”

赵小梨嘴角扯了扯,把今天发生的乌龙简单和赵小甜说说。

原来,今天除了赵国平以外,其他人都去走亲戚显摆了。

按王翠花的话讲,她就是老赵家的福星,大儿子吃公粮,每个月还能寄回来二十块钱,二儿子有能耐,娶了初中生做老婆,日后也要去吃公粮。

没想到素来爱排挤人的王翠花这次提到了铁板。

有几个和她不对付的妇人直接捅破了赵国平和苏月婚前不干净,有一个妇人甚至说苏月和好几个人都藕断丝连,想让赵国平当接盘侠。

这下好了,王翠花直接和这些人打起来了,并命令赵小梨连夜回来,带赵国平去对峙。

赵小甜木着脸,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只能说人在做,天在看?

赵小梨看了一下身后,见没人注意他们,都在木屋那边看热闹,“三姐,这些你就别管了,这事情过去,估计二哥军不可能去纺织厂上班,厂里也不会要他,我这里肯定没问题。三姐是要离开吧,别从这面走,估计爸妈一会也会回来。”

说起赵国平,赵小梨脸上也不好看,万万没想到,他心里竟然藏着这么肮脏的心思,三姐可是他的妹妹!

在家里作为一团扶不上墙的烂泥也就罢了,偏要到处祸害人,要是有得选,她一点都想要这样可怕的哥哥。

赵小甜脑子里走了几圈这个人后面的下场,为了在北大荒当兵的大哥,赵小甜也不想让赵国平惹上流氓罪,不过惹上万德录这条毒蛇,他一定不会好过。

至于小寡妇和苏月,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且看她们自己了。

苏月怀孕,不管这孩子是谁的,最后一定是赵国平的。赵国平估计心里也会有疑问,时间久了,这就是一条刺。

苏月还没进门,就让王翠话和赵大山夫妻丢尽了脸面,想来日子不会太好过。

至于万德录,报复的动作太小打小闹了,只能寄希望于那封举报信。

不管如何,这次他们的名声都不好过,厂里的公粮绝对指望不上,张素厂长可和她保证过!

最需要惦记的赵小梨看起来比她冷静多了,赵小甜彻底放下心。

最后,赵小甜让赵小梨帮忙给程婶子家带个话,就说她走了,多谢照顾。

程婶子知道后,肯定也会投桃报李,多照顾赵小梨几分。

拍拍赵小梨的肩膀,“四妹,别怕,守好本心,好好的活,遇到难事就联系我和大哥,我们都会帮你的。”

赵小梨回给她一个大大的笑脸,“三姐放心,我会很好的。”

赵小甜毫无负担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快要走出村子时,她鬼使神差的又回头看看,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

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声响,她摇摇头,脚步加快,还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

前路蜿蜒曲折,看不清尽头,也辨不出方向,但赵小甜知道,这是她通往自由的路。

挖出藏在草垛里的自行车,推着车,在黑暗中凭借经验赶路。

赵小甜没发现,在她走远后,身后有一个与黑夜融为一体的高壮男人走出来,嘴里啧啧两声,“还以为要受欺负呢,没想到是呛口小辣椒。”

任务已经完成,他今天来这里完全受人之托,没想到这姑娘完全不用他帮忙,自己解决了麻烦。

摸摸下巴,这件事要不要和赵国庆说呢?

别了,还是保留赵国庆心目中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妹妹形象吧,这种事情,他这个外人总不好告状。

赵国庆的家里确实偏心眼偏的厉害,也不知道这姑娘是怎么在豺狼窝里长这么大的。

黑夜里路不好走,赵小甜没有手电筒,每一步都走的艰难,可是她浑身充满干劲,完全不觉得多害怕。

突然,前方出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赵小甜心里咯噔一下,“谁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小黑黑:家人们谁懂啊,眼睁睁看着媳妇和野男人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