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他来如焰火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筱甜面对这样几乎是质问的话以及对方充满波澜的眼眸,心中慌乱了一瞬,无言地张了张唇。

随后又飞快镇定下来,反问道:“商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别再那么叫我。”商遇珩的语气还是透着一股执拗。

赵筱甜捡好东西站起身来,明显已经有种拒绝对话的姿态,“商总,既然您可以自己用餐,那我就不打扰了,您慢用,我先告辞了。”

说着,她拿起袋子就要离开,连饭盒都不准备带回去了。

商遇珩看着她决绝的动作,在她背后问道:“所以,这就是你的选择,你选择放弃我,对吗?”

赵筱甜握在门把上的手一下子僵住,在原地顿了几秒,刚准备不发一言、狠心离开,此时又听到他略显脆弱却强装凶狠地提高声音道:“我在问你问题!”

赵筱甜的心脏为之一颤,低下头,遏制住情绪沉默了几秒,才平静地回答道:“选择是你们有钱人才拥有的自由,而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这种权利。是我让你误会了,抱歉。”

说罢,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立刻推门出去。

她想,从此以后,他大约是恨透她了。

这样也好,她宁愿给他留一个无情狠心的印象尽快忘却她,也不想让他跟她一样,体会这种明明相爱、却注定无法有所羁绊的刀割之感。

赵筱甜回去后,本以为自己会像第一天住到这里时一样大哭一场,然而却发现,当人悲伤到极致时,竟然是没有眼泪的。

她只是疲惫,疲惫到什么话都说不出,什么更多的想法都无法再产生。

她感到整个思维、整个世界都一片空白。

于是饭也没吃,就那样倒头睡了过去。

意外地睡得很甜。

第二天一大早五点钟不到,赵筱甜就醒了过来。

她强打精神准备出门上班,结果公交都还没营运,最早的一班也要六点。

她这时才发现,她不知不觉又走到了2路车的站台,到君享是需要坐这班车,但她今天是要回自己公司上班,应该坐6路。

莫名感到一阵泄气,赵筱甜心里闷得慌,随后忽然想到一件事。

……

齐洺瑶这次经由商父劝说,才又放下|身段和之前被拒绝的不悦,再度过来探望。

其实,她对商遇珩的心思,倒也没有她三番几次表现得那么强烈。

无非是一个得不到,所以才不服气、更想去追逐。

这也是她接连在他这里碰壁,还没放弃念想的根本原因。

这回过来,她也学乖了,像模像样地提着几个自家厨师做的菜,打算扮演个心灵手巧乖乖牌的形象,好稍微拉近距离,谁知刚一推门进去,就发现竟然已经有人在那里东施效颦!

齐洺瑶也不管先来后到,径自就在心里认定眼前这个陌生女人抢了她的角色,凤眼怒瞪道:“你谁啊你!干嘛莫名其妙跑过来!”

刘茉晴被她这么气势汹汹地一问,顿时有些支吾。

她早上接到赵筱甜的电话本来还很高兴。

虽然她一直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但其实……自打第一次因为事故看到商总那次,她就已经对他萌生好感了。

所以,当赵筱甜尝试性地问她可不可以帮忙这件事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很高兴地就答应下来。

只不过来了之后,先是商总无比冷漠的反应,又是眼前陌生人这样无理的质问,让她一时间很有些无措。

齐洺瑶见眼前人支支吾吾,看看她,又看看商遇珩,一副很软弱可欺、让人看了就来气的样子,顿时不耐烦道:“说话啊你!你来这里干嘛的!”

刘茉晴被她吼得一颤。

对方一看就是那种家世不错、盛气凌人的类型,她打从心眼里害怕这种刁蛮小姐。

虽然她也不想表现得这么软弱,但面对对方这种高压的目光,她还是很快泛起了泪花,结巴道:“我我,我来送饭。”

“你送什么饭!”

齐洺瑶眼睛一扫,果然见到旁边有一个土不拉几的塑料袋,登时拿过来,把里面的饭盒扔到了垃圾桶里。

刘茉晴见状,委屈地眼泪差点直接掉出来。

但到底还是忍住了,她不想表现得那么怂,虽然她现在看起来也已经很怂了。

“你,你……”

她搜肠刮肚地寻找着语句,想为自己勉强找回一点颜面,但慌张的大脑却一片空白。

齐洺瑶这时又扬起笑,很挑衅地看着她道:“你什么啊,小结巴。”

刘茉晴这下完全放弃了负隅顽抗的想法,流着两行眼泪跑了。

人走了之后,齐洺瑶这才端起明媚的笑脸,看向眼前拿着平板,似乎在处理公事的人。

她从名贵的奢侈品袋子里拿出香气扑鼻的饭菜,示好道:“遇珩哥哥,别忙啦,快点吃饭吧。”

商遇珩看也没看她一眼,只道:“劳驾放在旁边,谢谢。”

齐洺瑶的神情僵了一下,但还是忍了下来。

毕竟几次接触下来,她多少也对对方的个性有些了解,想跟他加深关系,难免要忍耐一些。

她依言把饭菜放在旁边,然后又状若欢快道:“好,遇珩哥哥,那你先忙,我不吵你。”

说完,她便在旁边的小沙发上坐下,饶有兴致、颇为新鲜地观察着对方工作的样子。

看着他那种认真的样子、严肃的线条,她忽然觉得,他这种不苟言笑的模样确实很迷人。

但是……

她忽然想到,他面对另一个人的时候,分明不是这样的。

他对她信任、亲近,有很多积极的回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别人当作空气。

他对自己这种态度,根本跟刚刚对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区别。

甚至某种意义上,搞不好她还比不上刚刚那个女人,毕竟她认识他的时间,应该要比那个女人更久吧!

这么想着,齐洺瑶的情绪便晴转多云,一下子又不爽起来。

这种不爽,在半个钟头后商遇珩还在处理公事之时达到了巅峰。

“不打算先吃饭吗?”

她最后勉强按捺着脾气问了这一句,被忽视后再也忍不住地蹬着高跟鞋过去,一把抽走了对方手里的平板。

“喂,商遇珩!你到底要干嘛!你干嘛不吃我做的饭!”

商遇珩面无表情地抬头,视线对向她,“因为不想吃。”

说着冲她伸手,示意她还回平板。

齐洺瑶看着他那种冷漠的样子,忽然又推翻了自己先前觉得这种样子很迷人的想法,只觉得这种模样尤为可恶!

她第一次发自内心、有些受伤地问道:“我问你,是不是我在你眼里,跟刚刚那个女人没什么两样?”

刚刚失恋的商遇珩根本没有往日勉强应付她的耐心,甚至第一次显得有些毒舌。

“不,在我眼里,你还比不上她。”

说着,商遇珩屈身捡起垃圾桶里的饭盒,用手轻轻掸了掸,“至少她应该不会随便把别人的心意丢进垃圾桶里。”

“好!很好!”

齐洺瑶嘴角下撇,拿着平板就要往地上摔,却被商遇珩的话语打断动作。

“这里面的文件价值高昂,你最好三思。”

齐洺瑶胸膛起伏了半天,把平板用力放在他枕边,努力瞪着眼睛道:“你以为你就很厉害吗?你还不是跟我一样,随便把我的心意像垃圾一样丢掉!”

说完她愤怒地拎起包就离去,临走前又说道:“我短时间内不会再找你了,你大可以放心!”

刚刚还吵吵嚷嚷的病房,一瞬间又只剩下商遇珩一个人。

商遇珩看了看旁边两模两样的两套饭盒,心说,他的心意,还不是一样被丢掉。

为了避免类似的闹剧再发生,也因为他的身体确实康复得不错,商遇珩没有通知其他人,自己办理了出院,然后一回去君享,就发现一件让他心情糟糕透顶的事。

赵筱甜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她为了避开他,居然都回到凯莱去办公了。

虽说线上办公也很方便,但她这样做的起因,于他而言,未免过于明显和碍眼。

处理了一阵子公事,他给吴骁去了个电话。

吴骁那头正因为赵筱甜自个儿单独回来办公而奇怪呢,这头就接到他发小的电话,于是乎,当即胳膊肘往自家员工这儿撇。

“您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让我猜猜,你这位大少爷是不是开罪我们筱甜了?我下午刚到公司,就见她回来了。她嘴上说什么策划部需要人,我可不信啊。是不是你们工作上闹什么不愉快了?”

因为压根没人告诉他商遇珩受伤的事儿,所以吴骁话语里仍跟往常一样臭贫挤兑,完全没有半点关心体贴之意。

“工作上没有不愉快。”

得到这样的答复,吴骁眯起眼,感觉有情况。

之前年会那次,他就明显感觉自家发小对赵筱甜的态度不一般,但后续除了转天商遇珩让他帮忙劝她在家养伤休息,也没再从双方嘴里听到什么消息。

本以为无甚进展,甚或是自己误会一场,可眼下这种人走了电话追来的情况,而且还说不是工作上的问题……

吴骁顿时试探道:“我说你小子不是真的在动我们筱甜的脑筋吧?我怎么听你说话,说半句留半句的?”

“我不能喜欢她吗?”

得,还犯上轴了。

吴骁清楚,以双方的工作能力和处事,项目不至于因此受到影响,再者说,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高傲的发小这种为情所困的傻样,于是乎难免从心眼里有种看热闹的心理。

只听他打趣道:“得嘞,您要我做什么,直说吧。”

“下班之后,你想办法约她一起到壁球馆。”

“成。”

下了班,赵筱甜如同行尸走肉般,拿起笔电准备回去继续加班,这时却被从办公室出来的吴骁叫住。

“哎,筱甜,那什么,我托你个事儿呗。”

赵筱甜昨天睡得意外的好,所以今天脸上并没有什么倦容,但她那种木木的神情,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不对劲。

吴骁不由在心里叨咕,看来他发小很有可能不是单相思啊。

随后便听赵筱甜道:“行,吴总,反正我回去也没事,有什么要我加班处理的,你尽管吩咐。”

吴骁忙摇头,“不是那意思,是这样,我呢,最近工作压力有点大,想着去运动释放一下压力,但一个人又没有动力,你这个三好员工就劳驾跟我一起呗,正好我看你也挺累的,你也解解压。”

心情归心情,打从在这儿上班,她们吴总的为人她也看在眼里,难得他开口,赵筱甜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于是她连具体是什么运动项目都没问,就应承下来。

心里头想着,了不起就是站旁边干看呗,反正她负责出个人就行。

谁知道到了才发现,压根就不止是出个人的事。

赵筱甜看着壁球馆旁边一身运动着装、面部神情冷清却显得很青春鲜嫩的人,冲吴骁疑惑道:“额,一个人?”

这是质疑他先前的“动力说”来了,吴骁挠了挠头,故意装憨道:“那什么,半道上收到他的消息,大家彼此都认识,你不介意吧?”

赵筱甜也不好说什么,当面落跑实在太难看,只好顶着压力点点头跟着一起过去。

不过,她不落跑,不代表别人不会落跑。

吴骁刚打了几个回合,就突然说有点急事,迅速离场。

赵筱甜倒是想跟上,可他人高腿长、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得比兔子还快,让她只能望洋兴叹。

对着那个一溜烟离开的背影一阵默默无语,赵筱甜刚要走人,面前一个拍子把她拦住。

赵筱甜侧过脸不想面对他,可是对方的话语还是清清楚楚地传到她耳朵里。

“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筱甜保持着抗拒的姿态,始终侧着脸,“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放心,我不会影响到工作。”

“所以就无可转圜是吗?”

商遇珩走到她对面,执拗中又抱有一些期冀地看着她。

赵筱甜知道自己不给出一个答案是无法离开这里了,心一横,抬起头望着他回答:“是,我从来也不喜欢你,请不要再给我造成困扰。”

商遇珩的神情有些破裂。

“你在撒谎。明明我跟你说那些遭遇的时候、明明我受伤的时候,你那么在乎。”

赵筱甜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面色仍旧很冷,“我承认,我同情你的遭遇,也因为我家庭的缘故对你产生过共情,但也仅限于此,让你误会我真的很抱歉。”

商遇珩闭了下眼,“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为什么让你承认你的心意就这么难?”

“因为,”赵筱甜语气加重地说,“那根本就是你的一厢……”

话没说完,一个吻便落了下来。

赵筱甜没有反抗,只是一脸平静地站在原地。

商遇珩原本正闭眼沉迷,恍惚间忽然注意到她冰雪般霜寒的脸,他的情绪一瞬间就跟着冷却下来。

把人松开,果然听到她说:“如果这是你惩罚的方式,那你就继续吧。”

惩罚。

商遇珩垂眸一瞬,又抬眼道:“我再最后问你一次,如果我说我非你不可,你能不能再……”

“不需要。”赵筱甜飞快地答复。

商遇珩的血液刹那间从头顶凉到脚心,几乎能感到整个人在“嘶嘶”地往外冒着凉气。

“好,我知道了。”

说着,商遇珩流露出很冷淡的模样,也不再搭理她,径自就去捡球。

赵筱甜低头皱了皱眉,准备跟他反道而行,然而心底终究觉得有什么不对,离开前不免回头望了一望。

这一望之下,她不由大惊。

商遇珩刚刚用左手打球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他用的是右臂!他的右肩前几天刚受过伤!

电光火石间,她甚至都顾不上自己的处境,赶忙跑回去抓住他的手,

“你干什么,你的伤还没完全好,不能这样!”

“关你什么事。”

商遇珩语气淡漠地说着,就要挣开她的手。

赵筱甜不敢用力跟他别劲儿,几乎他刚一挣,她就赶紧顺势松了手。

虽然他能出院就证明问题已经不大。

虽然之前在医院她也听到了护士那些话,康复不错之类的。

可是,他毕竟受了那样一回伤……

眼睁睁看着他把胳膊抽回去、又要挥拍,赵筱甜这次干脆整个人挡在他面前。

商遇珩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绕开,走到旁边的位置,赵筱甜又过去挡住。

再绕再挡,再绕再挡。

“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商遇珩冷冷清清地看向她,眸子深处隐隐有种火气。

赵筱甜无言以对地沉默了一瞬,搬出护士的由头。

“因为护士说,你不能太劳累。她说,让我提醒你。”

商遇珩语带机锋、咄咄逼人。

“她说让家属提醒,你是家属吗?”

赵筱甜视线垂下,有些无奈,此时此刻,她确实有点不知道该拿对方怎么办才好。

想了想,反正别无他法,她又不可能真的去成为他的家属,她只好试着用“激将法”。

“反正这是你的身体,你要作践,我也无所谓,反正最后受伤和为愚蠢买单的,只会是你自己。”

说完,她假装转身要走,却听他道:“没关系,不止你无所谓,我也无所谓。”

说着,他高高扬起球拍,结果赵筱甜快速跑过来,拍子差一点点就打到她。

“你没事吧?”商遇珩这才收回刚刚那种冷漠的态度。

“有事。”赵筱甜皱眉道。

刚刚是不小心碰到她了吗?

商遇珩面色一变,把拍子丢到地上,对着她左看右看,“碰到哪里了,我看看。”

拂开她衣袖,昨天便已发现的那些伤痕赫然在目,并无拍子挥打造成的新伤。

对上她凝眸严肃的视线,商遇珩意识到她是有话要说。

赵筱甜眼看他再度露出那种别扭负气、同时不知为何又平添三分隐忍的模样,尽量耐心平和地说:“你可不可以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商遇珩这回用她的话回敬了她,“很抱歉,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他走过去打开壁球室的门,很疏离客气地说:“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拦你,但相应的,我要做什么,是我的自由,也请你不要阻拦我。”

明明知道他在施苦肉计,可赵筱甜就是没办法视若无睹。

她知道,他是真的会对自己下狠手,不是单纯地吓唬她而已。

她还记得事故发生那天,他昏迷在她面前那一刻,她绝望的感受,还记得等在手术室外面时,她几近麻木的深深惶恐。

所以她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看着他摧毁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健康。

被他这样一再逼迫,赵筱甜终于也戴不住先前那副从容冰冷的面具,话语间有些崩溃地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

商遇珩这时微微昂着下巴走过来,仍是置气的模样,但神情中分明又掺杂一丝期待。

“我要你承认你的心意。”

“你觉得这种情况下的承认有可信度而言吗?”

商遇珩肯定地回答,“别人或许未必,但是你的话,只要你肯说出口,就是真的。就像商董事长逼着你做了选择,然后你也确实那样兑现了不是吗?”

赵筱甜不清楚他到底知道多少,但想来,他只清楚一个大概。

她低下头,敛着神情,解释道:“商董事长没有逼迫我做选择,是我自愿这样做的。”

商遇珩一下子执住她的手,但力度有意放轻。他担心她的伤。

“你看着我再说一遍。”

“我……”

赵筱甜明明打着要用高超演技说服对方的念头,结果对上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她莫名就卡了壳,无论如何都无法继续说下去。

“怎么不说了,演不下去了?”

商遇珩嘴角扬起一抹笑。

赵筱甜吐了一口气,终于不得不跟他摊牌。

“你就是要一个说法,对吗?”

商遇珩这时却道:“你等等。”

说着,他快速跑开,留下赵筱甜一个人在原地一头雾水。

明明用尽浑身解数把她留在这里,怎么现在忽然又跑开?

正心中莫名,便见他又拿着一个小箱子回到她身边。

他拉着她坐下,又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药水一样的东西就要帮她涂上,“我先帮你上药,其他事情等一下再说。”

赵筱甜看着他这副细致体贴的模样,好险没哭出来。

被英子妈推搡跌在地上的时候很痛,被迫划清界限、决绝离开的时候更痛。

但那些都比不上看到他如此珍重自己的此刻,心中如炼狱般煎熬的痛楚。

终究顺着他的意思,让他帮忙抹了药水。

“谢谢。”

弄完后,她对他道谢。

他却说:“是我没处理好,才让你要再专门跑去这一趟受伤。你本来不用遭受这些的。”

帮她善后那位伤者的事情,竟是他概念里的义务吗?

赵筱甜低下头,心情复杂地摇头。

“所以,是商董事长用这笔钱跟你提了条件,对吗?”

是,又不完全是。

赵筱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过白雪公主,或是灰姑娘的故事?”

商遇珩闻言笑了笑,凑近她问:“你想说,你是灰姑娘,我是王子?然后我们这对本该相恋的恋人被恶毒的王后用毒苹果拆散?”

听到这种打乱重组的剧情,赵筱甜也跟着笑了笑,然后摇头道:“我是想说,之所以他们会在一起,是因为,那只是童话故事。”

商遇珩的神情蓦地僵住,而他身边的人还在接着往下说。

“难道你没有发现,从没有一个童话写的是王子和灰姑娘在一起之后的故事吗?原因在于,他们根本就无法获得长久的幸福,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商遇珩明白她在类比什么,争取道:“可是那些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赵筱甜道:“拥有这些的人可以觉得不重要,但对方却没资格这样想。”

“光是靠近你这件事就足够让我心惊胆战了,请你容许我保留一丝自尊。”

她转过头来,极为认真地看着他,这样说道。

商遇珩没想到这份感情竟然会让她生出这样大的负担,他少有地茫然了一瞬,下意识道:“所以你是说,跟我在一起,会让你觉得很痛苦?”

“我想是的。”

这次赵筱甜再离开时,商遇珩没有再施计挽留。

爱人的痛苦比什么都让他自责。

没有什么事比她的感受更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