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春日共渡 > 第29章 chapter29 确定是朋友?

第29章 chapter29 确定是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一夜月光皎洁、宁谧,连一丝风都没有。

但归慕却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她在“小桥流水”被归诚打死了,她躺在血泊里,腹部插着一块儿玻璃碎片,汩汩地流血,怎么也止不住,房间里全是血腥的味道。

归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梁景兰也是,他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慢慢死去。

而他们的旁边躺着的是已经死去的苏眉,她那么安详,却再一次被恶魔带到身边。

忽然间,死去的苏眉睁开眼。

归慕猝然惊醒,随即大口大口喘息。

天光透过窗帘缝隙射进里屋,呼吸的空气像是被阳光晒过一样,她觉得不真实。

归慕额头上布满细汗,她跑到房间里的浴室,鞠了一把水往脸上浇,借着胳膊撑起上半身,借由卫生间朦胧的光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

她回到卧室,大脑却一片空白,意识慢慢清晰,她才想起她在裴靳琸的家里。

归慕打开手机,看见归诚给她打了桌好几个电话,她沉默地删除。

她再给李鑫杰发消息自己今天不来公司了,然后去浴室洗漱,看见裴靳琸已经为她留了一杯漱口水,心里压下了烦躁。

待她弄完下楼时,便看见了一架钢琴,古朴、庄重,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绿色藤蔓缠绕在落地窗前,阳光透过来,洒下光的斑点。

昨晚她并没有仔细大量裴靳琸的住处,现在看来,确实是别有洞天。

裴靳琸正在摆碗筷,桌上是满满当当的早餐。他穿了一件皮夹克,跟昨天在家里穿毛衣、头发翘起的慵懒男人不一样,现在看着更酷更清冽。

“起床了?”他问。

归慕还不能一下适应第二天起床就看见他,视觉冲击力太强。

“嗯,”她回避着他的视线走下去,说“不好意思前天晚上没睡好……”

裴靳琸自然地帮她推椅子,道“没事,电影我看了一半也睡着了。”

归慕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裴靳琸今天起的时候归慕的房门紧闭着,心下竟生起一丝安心,看着时间差不多,便换衣服起早餐铺买早餐,他不知道归慕喜欢吃什么早餐,索性都买了点。

“你平时都起这么早吗?“归慕帮忙乘粥,汤勺在碗里发出声音,随即又消失在粘稠的粥里。

裴靳琸看她渐好的左脸,已经看不出红印了。

“分情况,”他替她把豆浆的吸管插好,“给你。”

归慕接过喝了一口,顿时暖了胃,她望着桌上各式各样的点心,问“怎么买了这么多?”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索性就都买了。剩下的给刘三启他们带去。”他用公筷给归慕夹酱肉包,放进她碗里,“尝尝这个。”

归慕盛情难却,咬下一口,顿时肉与酱香的味道扑满整个口腔,“好吃。”

今天没有高领毛衣,裴靳琸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他只能强压住不听话的嘴角以免暴露了自己的欢喜。

裴靳琸坐在那儿看她吃饭,自己没有动筷,反观归慕,不声不响地吃了一大半,看来是真的喜欢。

吃完后,裴靳琸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桌面,归慕则去换衣服。黑色裙子已经烘干了,归慕换上后,从包里拿出口红,为自己增添一点气色。

再下楼时,裴靳琸站在落地穿前,正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拿出一根,修长的脖颈微微下压,直接咬上衔在嘴边,听见下楼的声音,又把嘴里的烟下,他磁性的声线还带着一点慵懒,“我送你。”

归慕将碎发别在耳后,道“不用了,已经很麻烦你了。”

从开始到现在。

如果不是裴靳琸的突然出现,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度过昨天,或许就一直淋着雨走回不算家的公寓。

昨天在他家里她不提及这件事,整整一天裴靳琸便没有开口问,从来没有,他在尽可能地用自己的方式让归慕忘掉一些不开心的事。

他接得住归慕所有的坏情绪。

裴靳琸将烟丢进垃圾桶里,从茶几上拾起车钥匙,尽量减少她的愧疚感,“待会儿要去修车厂,顺路送你。”

归慕也不好再拒绝,她走过去弯腰穿鞋,头发散落在一旁,露出她玉润的耳朵、纤长白皙的脖颈,黑色的裙摆勾勒出她曼妙的身线,裴靳琸不动神色地移开视线,手指摸了摸鼻头。

“走吧。”他替她开门。

“谢谢。”归慕道谢道。

裴靳琸深深地看她,最后没有说话。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倒垃圾的宋阿姨,她叫住裴靳琸:“小裴!”

裴靳琸和归慕同时回头。

宋姨是他妈妈的好朋友,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也是她推荐的。

裴靳琸礼貌回复“宋姨。”

宋阿姨笑得欢心,看见旁边身条盘顺儿的的归慕,一下是又惊又喜,道“女朋友?”

归慕和裴靳琸皆是一怔。

归慕怕给裴靳琸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正想开口解释,宋姨精准抓住时机笑着夸赞说“长得真漂亮啊,皮肤白得跟豆腐似的。”

归慕只好微笑着说“谢谢阿姨。”

裴靳琸在一旁舔了下嘴角,抿嘴偷笑。

她再欲解释:“那个……”

“是送女朋友上班吧,”宋姨笑嘻嘻地指着出口,道“快去快去!免得等会儿车多了要堵车。”

裴靳琸看了眼归慕,又抬腕看了眼时间,点头,语气爽朗轻快,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宋阿姨笑着给他们摆手。

“宋姨再见。”

“再见。”

一旁的人上下看了眼归慕,打趣道“确实白得像豆腐。”

归慕囧,用只有他们两人听见的音量叫他的名字,“裴靳琸!”

裴靳琸笑得肩膀都在耸。

上了车之后,裴靳琸像是没事人一样导航搜地址,归慕在一旁系安全带,心里还想着刚刚的小插曲。

“听歌吗?”

“嗯?”归慕没反应过来。

“我说听歌吗?”裴靳琸偏头重复。

看着裴靳琸的脸,归慕立马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说“可以。”

这下把裴靳琸给整乐了,他发现有些时候归慕心里在想什么很好猜,他屈身靠近一点,眉眼慵懒又随意,嘴角挑起弧度,天生优越的嗓音被他故意压低、拉长,磁性的声音顿时弥漫整个车厢。

“当你男朋友你也不吃亏吧?”他说。

归慕一怔。

从昨天开始她就发现裴靳琸说话做事有些奇怪,但她又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反而屡次都是被他带进去了。

这是不好的征兆。

归慕立马清醒,冷静下来,说“我是怕你吃亏。”

裴靳琸听后,唇边的笑容渐盛,连眼角眉梢都不可抑制地流露出笑意。

“这样算吃亏的话,那我挺乐意。”

车上的音响放着一首归慕不曾听过的歌。

I don't wanna see you smile

我不想看到你的假笑

I want you in the morning

我想要在晨光熹微时真实的你

Before you go performing

在你去表演之前

Tell me something I don't know

告诉我一些你从未告诉过我的事情

And lead me to the place where no one ever goes

带我去我们的秘密基地

Let me go under your skin

让我触摸你感受你

……

Don't let me fall I don't

那就不要让我失望

Don't let me fall I don't

那就不要让我失望

一路上,归慕都没心思听他放的歌,脑子里一直在想他刚刚说的话,这是什么意思?

结合昨天和今天,他确实跟最开始的行为大相径庭。

归慕压下心中的疑惑,她不想多想,昨天经历了太多,她实在疲于应对裴靳琸的反常。

为了阻止自己乱想,归慕拿出手机,鬼使神差地,她点开了裴靳琸的朋友圈。

及其简单,寥寥几则,还都是一些歌曲分享。

归慕眼睛停留在了一首歌的界面——张国荣的《春夏秋冬》。

时间定格在今年立春。

到小区了,裴靳琸靠边停车,看归慕没有什么反应,伸手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想什么呢?”

他看了眼前面的小区,说“到了。”

归慕这才解开安全带,裴靳琸也跟着下车。

裴靳琸高,站在归慕面前衬得归慕十分娇小,归慕看着面前的男人,开口道“虽然你总让我对你不要太客气,但还是想说昨天谢谢你。”

裴靳琸挑眉,问“谢什么?”

这语气是在邀功吗?归慕不解。

她想了想,找到恰当的话语,表明自己的感激,道“谢谢你收留我。”

“改天请你吃饭。”

“如果是吃饭的话,那我不要。”裴靳琸再次看见她小鹿般的眼睛,唇角似笑非笑地挑着,跟她打着商量说“看电影行不行?”

“siujie(小姐)。”

最后的音调都在小小地往上扬,可见他心情甚好。

归慕心颤了颤,秀眉微皱,“看电影?”

裴靳琸两只眼睛眨巴眨巴,不紧不慢地抛出诱饵,提醒道“昨天你鸽了我一场电影。”

他在说归慕昨天陪他看电影中途睡觉的事。

归慕想起,于心有愧,便答应了他的提议“好吧。”

上钩了。

“但是必须申明,这一次我必须付钱。”

前一次也是归慕说请吃饭,但钱还是裴靳琸付的,归慕挺过意不去的。

裴靳琸没想到归慕这么耿耿于怀,便低笑说好。

“可是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吗?”归慕问。

“到时候再看吧。”

反正能见面就行。

归慕点头,此时手机在包里震动,归慕打开包接起,是谈率的,这是一个周以前他们在电话里不欢而散后他打的第一个电话。

归慕犹豫地接起:“喂。”

“我看见你了。”谈率在电话的另一端说。

归慕震惊,四处张望,随即说“你来西屿了?”

归慕看见了小区门口熟悉的身影,谈率在那边挥手。

此时,裴靳琸伸手一下拉住了归慕的手腕,归慕回头,只见裴靳琸看了眼向他们走来的男人,眉目犀利,然后低头看向归慕,一脸警惕地问“他谁?”

归慕没想到裴靳琸会问这个问题,微微蹙起眉头,开口回答,“我公司老板。”

裴靳琸听后这才松开手。

归慕小幅度地扭了下被裴靳琸抓住的手腕,然后用另一只手捂在上面。

裴靳琸刚刚的眼神谈率读懂了,这是自己的领土不容侵犯的表情。而刚刚他们的动作他也净收眼底,归慕对他的动作没有抵触。

谈率走上前,熟昵地拥抱了一下归慕,归慕被他的怀抱弄得整个人僵住。

谈率可从来不会拥抱她。

归慕身子条件反射地往后移,谈率已经率先松开了手。

裴靳琸则在旁边冷眼观看。

归慕充满疑惑的双眼看向谈率,不明白他为什么今天如此反常。

谈率谈笑自如地问“这是。”

归慕收回视线,再开口时倒显得镇定许多,向对方介绍,“裴靳琸,”她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我的高中同学。”

谈率率先向裴靳琸伸出手,开口“你好,我是谈率,归慕的老板兼朋友。”

“没听归慕提起过西屿有她的老同学?”

裴靳琸极轻地点头,礼貌回握,说话犀利“也没听归慕说起她有位要好的老板。”

谈率只是笑。

俩人的手在空中极短地接触后便松开了。

归慕觉得这个场面说不出来的怪。

归慕淡淡地收回目光,不想花费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件上。

谈率看向归慕“走吧,让我见见我的家被你弄成什么样了?”

一句话,说得不清不楚。

归慕皱眉。

此时谈率电话响了,是他秘书的,谈率打了声招呼往前走接电话,留下归慕和裴靳琸。

归慕转身对着裴靳琸道“那我先走了。”

裴靳琸则是上前一步,右眼角的泪痣呼之欲出,他修长的脖颈微微下压,凑在归慕的耳边,磁性的嗓音响起,归慕整个耳朵都是他的声音。

“确定是朋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