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这场攻略这么难? > 第60章 一样

第60章 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茉提前走了,本来约好的餐厅位置也空出来。秦望本来想打电话取消,江凌黏在她身边,死皮赖脸地想要和她一起去。

计划有变,秦望返回工作室办公。

不妙的是身后跟了条尾巴,显眼又聒噪。

“我们在一起一个月,都没怎么好好一起吃过饭。既然位置都订了,不如我们两个人去,工作上的事情急不来的,也不缺今天一顿饭的时间。”

秦望鼻梁上架着低度数防蓝光眼镜,就在江凌喋喋不休的间隙,键盘都快敲出火星子了。

闻言生出些恼意,她刀子一样的目光避开显示器,刺向坐在沙发上看起来格外悠闲的男朋友,语气中不自觉带着火气:“你神经病?我一天到晚忙都忙死了哪里有空陪你去餐厅吃饭?”

累得要死,她工作还没做完,今天晚上要加班。一梦的内测要让人剪个宣传pv出来——用她狗血的恋爱故事。

想要热度脸皮就得厚,秦望完全不在乎用自己来为一梦宣传造势。

剪辑时删掉攻略元素,本来就能够成为一场完美的天造之合、双向奔赴的爱情,秦望在测试之初从来没想过谈个恋爱还能失败。她都舔成那样了,就差她照着编剧写剧本时被否决的第一版大纲,小白花男主因为狗血误会雨天去给霸道总裁女主送计生用品……还好否掉了,秦望光是想想都要脚趾抓地。

他们还没排查出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让两人落地身份掉了个,秦望连亲妈都拱手相让了,攻略还是弄得乱七八糟。

越想火气越大。

江凌看着她,却是笑吟吟,语气还带着惊喜:“我好开心,小望,这是你第一次骂我。我们都谈了这么久恋爱了,你之前和我还是很有距离感,对我好客气。”

“以后如果我惹你不开心,你一定要骂我。”

秦望捏紧了拳头,再度开始怀疑自己的决策。

预定计划中,她会和江凌结婚。在婚礼上播放宣传PV并且由于在场媒体和宾客过多“不小心”流出。

几次游戏发行都赚的盆满钵满,秦望早已经是玩弄舆论的营销好手,知道星网上的乐子人最喜欢看什么,也乐意演给他们看。之后借势宣传一梦,再靠着她和江丞玉的母女关系炒热度,上议院的工作狂冷漠母亲和叛逆缺爱女儿的世纪大和解,经典套路老土又有效。

一梦成为情侣登记结婚之前自愿选择的体验活动这一消息顺势推出,水军下场正炒反炒,她让人精心剪辑的婚礼纪念MV二创一发,江丞玉的热度势必能够维持到下一次大选,收割大波的选票。

可现在。

计划的第一步似乎就进行得不太顺利。

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戛然而止,秦望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若有所思。

从体验舱之后,她的全部心思都被工作占据,满脑子想的不是一梦哪处带入感不够就是稀烂的恋爱线能不能撑的起后续的pv剪辑,直到现在才有空稍稍回想过往经历。

还有某个本来不该出现在体验过程中的人。

“冷静一下,江先生。”秦望把手从键盘上挪开,清冷的面孔上映着屏幕发出的淡蓝光晕,愈发霜雪般美丽,又有种冰冷的非人感。

在这样对比鲜明的态度之下,江凌似乎有些不安,很快收敛了笑意。

“小望?”

秦望以生疏的称呼隔开江凌营造的亲昵感和暧昧氛围,冷冷地说:“我得先告诉你。你在沉浸体验中的表现在我这儿并不过关,我们最后未必会在一起。”

秦望十足恼怒。

她觉得自己被骗了。

在江凌之前,她有无数联姻对象供给挑选,不是非谁不可。选他,是因为合适,现下烦闷,是因为以前以为合适的人再看却和想象中不尽相同。

简单来说就是货不对板。

江凌问:“我做错什么了吗。”

跟着能言善辩的助理勉强学习了一些和人沟通的妙招,但那只在秦望心情愉悦和平静的时刻能够派上用场。她现在大抵也能算平静,平静地想发疯也是一种另类的平静吧,秦望面对江凌,就像是在面对一个花言巧语的诈骗犯。

她直接道:“你简直错的离谱。”

“要是你一开始就很讨厌我,索性就直接说出来,也省的我们彼此浪费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勉强相处。”

江凌怔然,“讨厌你?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心中升起一点无力,惊觉过往劳心费力的所作所为都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我……”太过肉麻的话说不出口,江凌看了秦望半晌,她戴上平光眼镜后,

长叹一声。

“对你来说,我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江凌没有生气,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过后,掩下眼底的受伤,温声说,“可江家一定是最合适的。一梦对你来说很重要吧?我或许可以帮得上忙。”

江家巨富,世代经商,靠着几代人的努力滚雪球般积蓄了巨大的财富,唯独在权力上有着小小的缺口。这正好和秦望她家的状况反一反。

纵然江凌没说错,但秦望不喜欢听这种带有训导意味的话。

她讨厌别人告诉她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事不应该做的,脱离初高中之后就再难忍受教导。她之所以挑中江凌,就是因为在所有接触过的备选中他最不烦人,从不逾越那她在心中暗自设下的边界线。

“你也说了,江家是最合适的。”怒火上涌,她看着江凌的眼睛,一字一顿,“只要是江家的人,谁来都一样。”

不一定是他江凌。

秦望是家中独女。

不巧,江凌家人丁兴旺。他是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像是听见了什么可爱的话。江凌看了她一会儿,脸上绽开一个忍俊不禁的笑,“我家小妹今年才十五岁呢,还是个孩子。你要是想和小妹……哪怕她自己愿意,我做哥哥的,也是不赞成的。”

他是笃定她不敢提起那个名字吗?

“江砚的年纪刚刚好。”秦望从江凌的笑容里看不出任何一点真心,好在她擅长面对虚伪,回以冷漠,“去问他的话,应该不至于讨厌我吧?”

江凌笑不出来了。他在她身边跟了得有一整天,从敲定体验安排日开始作准备,就推掉了当天所有的事情,只为成为能够让秦望满意的完美未婚夫。

沉浸体验中的景象历历在目,他能够全然不在乎她后来的移情,直到现在也没质问过一句。

可她还是对他不满。

“你全然不在意吗?”江凌凝视着她的面孔,试图从其中看到点软化的部分,可是没有,他心中痛楚,涩然问,“全然不在乎我为你死过一次吗?”

纵然那一切是假的。

可是失去了记忆后走到一起的他们有过真切的相爱,他愿意为她去死的心也是真的。

她却半点不肯怜惜,态度甚至比之前还要不耐和恶劣。

秦望用力到额头蹦出青筋,怒火难消,“你怎么敢提这件事。”

他是为她死了一次不错,那有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愿意为她去死的人那么多,图她的钱、图她的名利、图她的脸……他混在那些人中间并不起眼。

秦望也想努力和这位自己钦定的“未婚夫”好好磨合,可一想起对方在沉浸体验里的嘴脸就恨得牙痒痒——

说她恶心、玩冷暴力、疑似出轨——要是放在现实生活中就算她不生气,江丞玉知道有人敢这样对她女儿,早就把江凌大卸八块了。她能容忍他继续站在这不过是因为他还有些用处。

她起身走到他面前,恼怒地掐着他的脖子狠狠质问:“你是第一个让我受尽屈辱的家伙。你怎么敢的?”

江凌被迫仰起脸同她对视,秦望手中扼着年长恋人最脆弱的命脉,年轻的脸上冷静又残忍。她不是一时冲动,江凌呼吸愈发困难,但知道秦望手下有轻重,不会真的拿他怎么样。

记忆归位的当时,秦望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她以为自己千挑万选选出来一个可以为她洗手做羹的娇妻,没想到挑的是条毒蛇。

诚然,沉浸体验中体验者记忆清零,人物设定一定程度上由系统安排,可秦望身在其中,知道人物本身行为不受强制控制。否则研发部的人早就让他们相亲相爱如胶似漆了,哪里还需要她忍辱负重?

“你差点把我苦心经营的一切都毁了!江凌,我告诉你,一梦容不得任何差错,你做不好的事,有的是人来做!”

秦望眼中的怒意让江凌愣住,沉浸体验中发生的事情,却是是他理亏。

他哑口无言,心里难过得要命,脸上却冷静下来了,低着头不声不响。

明明不是这样的。登出之前她看他快死了的时候还很温柔,虽然没有原谅,但对他表现出来的态度至少宽和。

江凌喃喃问:“是不是要我在现实里也死一次你才会开心?”

秦望已经失去了耐心,让助理送客。

忍不了一点。

她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送走江凌后又一心扑在了工作上。直到她在研究室里复盘录像,空无一人的室内很安静,没人会来打扰。

从上帝视角看到自己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录像中的她长得和镜子里有微小的差别。

秦望调快进度,倍速播放到高中,录像只记录到她踏出校门的一瞬,之后遍地都寻不到她的影子。头脑中的记忆还是清晰的,她知道那时候的自己碰到了江砚,记得他披上的外套。

所以是他“劫持”了她?

好像也不尽然。

虽然人走光了,但也能找到盘问的对象。

“贝瑟芬妮。”秦望开口,“或许我该叫你,系统?”

作者有话要说:应该快结束了,有点卡卡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