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繁体版 简体版
梦远书城 > 阎王叫我去捉鬼 > 第72章 结局

第72章 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钟落落紧紧用手环着江离,头靠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四百多个日夜,她都期望着,江离有一天能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只是每次睁开眼后,她又不得不面对平凡的现实。

当钟落落等待一个不可能回来的人时,她慢慢感受到了绝望的滋味。

只是短短一年半,她都觉得如此难熬,而江离呢,在奈何桥头足足等待了一千年。

世间重逢的眼泪,都如此。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钟落落抬起头,一字一句艰难地说,江离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垂眸看着她,不解道,“为什么这么说?”

钟落落眼角还挂着泪珠,江离伸手帮她擦去,她说:“一年多的时间对我来说,太难熬了,江小离,你之前是怎么过来的?”

江离轻笑一声,他眉目清冷,笑起来更似天上谪仙人,他垂眸认真看着她,说:“落落,我说过,只要你来,我就值得。”

钟落落还没来得及感动,呀的一声反应过来,然后飞快跑向自己还在直播的手机面前。

直播间残留的几百吃瓜群众看着钟落落顶着一张冻得通红的小脸认真地捣鼓几下屏幕,然后哗的一下,黑屏并出现主播已结束直播的字样。

吃瓜群众自然没有善罢甘休,于是在钟落落最新视频下方留言卖视频,那些错过直播的粉丝还以为钟落落在直播中遇见了真阿飘,于是纷纷求楼主发视频。

有人为了要视频还花了9.9,得到的却是钟落落和不知名男子拥抱的直播录屏。

江离暂时住在了钟落落工作室旁边的一个小三居室里,等到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难免干柴烈火,当她跪坐在江离腰上要去解他的领带时,却被江离攥着了手。

江离抬起涌起欲望的眼,哑声拒绝道:“落落我们还没结婚,不合适。”

嘿,这老古板,好了好了,就体谅体谅他吧。

钟落落从他身上翻下来,躺在他身侧,一拍脑门笑着转过脸对他说:“江小离,你该不会是在提醒我们俩要去领结婚证了吧?”她眼珠子一转,“好好好,那明天就带好你的身份证,和本小姐去民政局。”

对了,江离此番回来,对她说,他得到了天神的谅解,没有因为他杀害恶鬼而受到惩罚,并且还解除了阎王的职务,得到了一身肉体凡胎。

钟落落偷偷看过他的身份证,江离仅仅比她大三个月,因此,以后他会有着和她同样的衰老速度,他们两人还能在一起很多很多年。

谁知江离听了之后微微摇头,“不行”钟落落的笑容迅速凝固,江离看着她渐冷的神色,红着脸不动声色的解释,“我还没对你求婚······”

这老古板也注重仪式感,钟落落随即又扬起唇笑了起来,她躺在江离的怀里,想起了因为装修心理咨询室仅剩不多的余额,又开始肉疼起来。

“江小离,你确定你被地府炒鱿鱼了嘛?”

江离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炒鱿鱼的意思,于是问了句:“怎么了?”

钟落落摩挲着他腰背处的衬衫,眨眼说:“突然觉得地府工资待遇很好,在那儿当鬼差似乎也不错。”

江离的眉凝起来,钟落落飞快的瞧了他一眼,发现他此时表情不是很好,于是飞快的解释道:“江小离,我错了我再也不想这事了,只是你那时一个月给我打了六位数,你知道这对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是多大的诱惑吗?”

随即她皱了皱小脸,说:“如果我这次创业失败···”她戳了戳江离腰侧,引得他一阵战栗,“那我们就要收拾收拾包袱,准备回家啃老了。”

江离被她这句话逗得乐了一会,淡笑着说:“真有那么惨?”

钟落落皱起苦瓜般的脸点了点头,之后江离坐起身,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朴实无华的卡,淡淡说:“这是我这些年的···工资?你看看。”

她看着江离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以为里面最多只有十几万,然而在两个月后钟落落发完工作室员工的工资后囊中羞涩,想到了这张卡,问了江离密码后,在银行取钱时被余额吓到。

她也只敢在梦里才敢幻想自己有这么多钱。

当然这是后话。

钟落落收下卡后,突然记仇小本上亮起白京的名字,她问江离:“白京失忆了?”

江离无奈道:“只抹去了普通人的记忆,所以鬼差······”

钟落落愤愤道:“那他还装作不认识我”她回忆起了这一年半白京像花蝴蝶一样围绕在汪影身边,说:“气死了,我一定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影。”

她起身正要伸手向床头柜捞手机,就感觉自己的腰上被一道力量揽着拉回床上,江离轻轻俯在她头顶,他的吻细细密密落在了钟落落的脖颈处,以及一双手引导着她往一处灼热坚硬的地方靠。

钟落落被他的吻得喘不上来气,说:“不是说···结婚前不行吗?”

江离把头埋在她的锁骨处,一言不发地继续吻着,引导着她的手上下,虽然这一番动作下来两人并没有突破实质性的进展,可是还是让钟落落羞红了脸。

江离牵着她去洗手间洗手时,她依旧低垂着头,一遍遍小声骂着江离混蛋,他打开水龙头,用温水冲着她的手,低头看着她羞红的脸,笑着说:“这点程度就害羞?那怎么还敢天天惹我?”

钟落落低垂着眼,淡淡反驳:“我没有···”但一想到这些天她对江离的所作所为,声音就渐渐弱了下来。

江离也不再逗她,只是耐心帮她把手擦干净。

两人筹备婚礼的时候,一起回了一趟老家,路过自己的母校时,钟落落下了车,指着那所带着钟楼的建筑问:“江小离,不对,我应该叫你江老师吧?”

从江离再次回来时,她就一直想找一个机会向他确认此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来越确信,她的记忆没错,当时的代课老师就是江离。

江离微微一愣,似乎是在回忆,钟落落偏头,有种他记不起来就不罢休的样子,叉着腰站在他面前,故作吃痛的握着自己的手腕:“一晚上五百多遍罚抄,都得腱鞘炎了···”

江离眼中带着笑意,他抿唇故作疑问道:“有吗?我不记得了。”

钟落落看着他这副死活不承认的样子,狠狠地跺了一下脚,正当她要发飙时,耳边传来一声温润的男声。

“落落?”

钟落落面上的怒意迅速消散,扭头往旁边看,那人穿着一身棕色及膝大衣,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温润地看着她笑,看见钟落落愣在原地,于是他又重复了一句,“钟落落同学?”

钟落落反应过来迅速哦了一声,然后学生气地鞠了个躬,礼貌地说:“许老师,好久不见。”

许知衡抬了抬手,似乎觉得她这一番动作有些夸张,于是收敛了笑意,解释道:“我都不当老师了很久了,你突然叫我许老师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当时方颜出事后,钟落落去找过许知衡,两人约在了学校附近,许知衡把方颜当时向他倾诉的内容全部告诉了她。

因为自己的好朋友钟落落的优秀,方颜产生了深深的焦虑,一遍遍的向许知衡诉说着自己陷入的深深的焦虑,一方面害怕自己考不上大学,一方面父母压根不相信她有抑郁症。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每次站在钟落落身边,她都觉得自己好黯淡,她很羡慕落落。

当时钟落落泪流满面地问:“这些话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许知衡沉默良久,于是说:“或许是,她害怕在你面前说这些会失去自尊吧。”

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无济于事,那是钟落落见许知衡的最后一面。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母校门口碰见了,见许知衡一脸探究的看着江离,钟落落想起,江离说过的普通人都被抹去的记忆,于是向许知衡介绍道,“许老师,这是我男朋友。”

此话一出,许知衡先是略微惊讶,然后侧眼看着江离笑道:“好久不见,江老师还是这么年轻。”

钟落落:!!!

记忆又没有抹干净?

江离怎么尽干烂尾工程。

她努了努嘴,像是憋了一肚子气一样看着江离怎么向许知衡解释他们惊世骇俗的师生恋,谁知江离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句:“好久不见。”

等到许知衡走后,江离戳了戳气鼓鼓的钟落落,说:“好了,不气,怪我。”

江离哄了她好一阵,钟落落上车,表情变得略微有些悲伤,问:“你见过方颜吗?”

他这下没用玩笑话搪塞她,皱着眉回忆了一会,半晌,他说:“记得,记忆很深刻。”

钟落落闷闷地说:“怎么个深刻法?”

江离:“寻常人死了都会觉得是解脱,而方颜死后却表现得特别惶恐,像是为自己死亡所伤害的人感到抱歉一样。”

见钟落落的头慢慢垂下去,江离轻轻拍着她的肩安慰道:“都过去了,或许她现在已经拥有了新的快乐生活呢。”

钟落落抬着泪眼问他:“真的?”

江离用手轻轻擦去她的泪,说:“真的,我当时给了她月饼,相信她来世一定幸福健康,长命百岁。”

两人就这样在车里依偎在一起良久,钟落落看了一下时间,哎呀一声,“还要给哥去送请帖。”

江离得令,一脚油门,两人飞快地到了钟落落表哥楼下。

江离看了她略带拘谨的表情说:“是很重要的表哥吗?”

想起第一次在她的卧室被发现,钟落落就用远房表哥这个理由搪塞过去,可见是非常亲近的人。

她搓了搓双手,哈了口气,说:“嗷,那倒不是特别亲,只是表哥家的小孩,也就是我的小侄子特别好玩。”

江离:“······”

就因为这个他们俩驱车十几公里,来送一个请帖?

两人提着礼盒迅速上了楼,钟落落轻轻叩门,很快一个清秀的小男生打开了门。

钟落落提着礼盒,“呃···”她又退回去确认门牌号,却听见小男生淡淡一句,“姑姑,你没有走错门。”

钟落落哦了一声,于是和江离提着礼盒进门,问:“家钰,你爸爸妈妈呢?”

钟家钰淡淡瞥了江离一眼,充满着一些不可察的敌意,江离看着他的眼神兴味的挑了挑眉。

钟家钰说:“爸爸妈妈听说姑姑要来,一大早就去超市买菜了,想留你在这里吃顿午饭。”

他说完,请钟落落和江离在沙发上坐下,又给两人倒了一杯茶,然后对钟落落说:“姑姑我先去写作业了。”

钟落落点点头,等钟家钰进了卧室,她就拽了拽旁边悠闲喝茶的江离,一脸惊讶地说:“我五年前见他还是个小萝卜丁,现在突然长这么大了,男孩子个子长得好快。”

江离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之后两人就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等到表哥表嫂回来后,做好饭菜叫钟家钰时,他房间一片寂静。

于是钟落落靠在他门口敲了敲门,门内传来坚定的一声,“我今天不吃饭。”

钟落落把门推开了一个小缝,看着伏案认真写作业的小钰啧啧几声,她劝到:“小钰啊,虽然你现在高中苦了点,但也没必须这么拼命啊,把身体搞垮不值得。”

钟家钰冷冷地说:“切,我才不要听学渣的话。”

哎?她再怎么着也考上了民大啊?怎么在他嘴里变学渣了。

她看了一旁斜斜靠在墙边看好戏的江离,于是拿出吓小孩的杀手锏。

“不吃饭猝死阎王爷抓你哦。”

钟家钰语气更加不屑:“我才不相信什么阎王爷呢?姑姑少看点电视剧。”

钟落落没辙,看着旁边气定神闲的江离,偷偷凑头过去,小声说:“你侄儿要是不小心进去你,你好歹和新阎王通融通融。”

江离转过脸,在她耳边悄悄说:“那可不行,不是所有阎王都像我这么,善!良!”

他那两个字咬得极其重,眉梢挂着一丝清淡的笑意。

钟家钰冷不丁地站在卧室门口,看着面前奇奇怪怪的钟落落和江离,淡淡说:“我听得到。”

江离:……

钟落落:……

随即钟家钰推开门走了出去,还用匪夷所思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一对奇怪的姑姑和准姑父。

饭桌上

小钰安静地吃了一会饭,突然看着江离说:“哥哥,你要娶小姑姑吗?”

江离一顿,放下筷子,一种奇妙的满足感在他心头蔓延,他轻声回答:“嗯,我要娶她。”

小钰像是下定某种决心,说:“哥哥,要是小姑死了你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江离被这句话整得措手不及,“…死?为什么?”

小钰认真地说:“我还要给小姑上坟。”

江离哦了一声,似乎被这么朴实的孝顺惊到,一旁表哥表嫂则训斥小钰,“吃饭讲这么不吉利的话,再讲我掌嘴。”

钟落落开口解围道,“哥哥嫂子,没事,人确实,都会死,小钰说得也没错。”

她给小钰夹了一块排骨说:“小姑呢?应该近五十多年还死不了,小钰就不用太担心了。”

经过这个小插曲之后,众人其乐融融地吃完了这顿饭。

在钟落落25岁这年,她完成了两件人生大事,第一件于年初和江离结了婚,两人还回了一趟老家,给爷爷扫了坟并说了这个好消息。

第二件事,她的心理咨询室正式剪彩开张了,新店试运营,刚开始用户稀少,但经过不断的努力和反馈,咨询室人渐渐多了起来。

等忙完一天的工作后,钟落落搜了搜酸痛的脖颈,她看了下桌上摆着的和江离的合照,甜甜的一笑。

现在的她,真的做到了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身边还有最爱的人陪伴。

江离也与去年九月进入京市一所高中教书,就像他说的,教书也是他所喜欢的。

手机恰如其分的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江离来电。

钟落落接起,“干嘛?想我了?”

对面极其低沉地笑了一声,“嗯”他顿了顿说:“我来接工作到废寝忘食的太太回家。”

听筒里传来一声,“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

钟落落迅速捞起外套,从楼上下来,走到大厅的时候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脑海里突然钻进几句非常应景的歌词。

One step closer

想和你再靠近一点

I ha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我用尽生命中的每一天只为等你出现

……

I have loved you for a thousand years

我对你的爱已跨过千年漫长的考验

I'll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就算再有一千年我心也不变

他转过身来,淡笑着看她走过来。

钟落落慢慢走到江离面前,他习惯性地展开双臂,轻轻拥她入怀。

她的头轻轻靠在江离的前襟,嗅了几下,江离垂眸问,“怎么了?”

钟落落没有抬头。

她不知道说什么,索性继续靠在江离怀里,温暖又安全的怀抱,仿佛能依偎一辈子。

过了几秒,就在江离以为她不会说话时,怀中的人缓缓开口,“抱歉,让你等的有点久。”

这句话,钟落落在和他重逢后的每一天几乎都要讲一次,而江离每次都会淡笑着摇头,安抚她不要自责。

而这次,江离没有回话,钟落落抬起头,去看他的反应。

然后撞向一双含笑的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